伊利集團 www.yilibabyclub.com.jpg 徐工1.jpg 玉柴gif.gif
今天是:
    中文|English APP下載
zj.png
工經 產業經濟工業數據世界工業工業人物中小企業
近85%制造業開始數字化轉型,誰會成功?
文章來源 : 財新網 發布時間 :2019年06月13日 14:48分享到:
      企業正面臨數字化轉型,根源在于全球經濟面臨的四大問題:增長乏力、產能過剩、老齡化、全球競爭加劇。從經濟學角度分析,數字化轉型降本增效,用技術提振生產率,無人不愛。數據也說明了問題:第三方機構IDC發布的《2018中國企業數字化發展報告》顯示:美德英等國數字經濟占GDP比重超過50%。而中國至2017年已達32.9%,規模達27.2萬億元,目前增速近20%,仍有很大提升空間。數字未必精準,但趨勢顯而易見。

  但很多高管和學者糾結的問題在于:數字化似乎不能輕易與企業戰略劃等號。數字化手段的多樣性與產業的復雜性,讓企業面臨重重挑戰。學者們用慣了的宏觀經濟學分析恐怕無法為數字化轉型指明每個細節,因為行業區隔、核心業務、發展階段、以及近來愈加被重視的社會因素(如環保)讓每個企業面對數字化的需求千差萬別。在企業層面,如果沒有匹配其核心業務,數字化本身難稱戰略。

  產業數字化 探索中尋方向

  數字化轉型的復雜性也體現在其測算難度上,與IDC的數字不同,根據財新智庫統計,按照投入計算,數字經濟目前占中國經濟的實際比例約為10%。在前不久舉行的2019施耐德電氣創新峰會上,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產業發展部主任單志廣指出:10%的數字更加嚴謹,數字化經濟下半場要從消費互聯網轉向工業互聯網,但產業的數字化轉型不會像消費互聯網那樣呈現出大爆炸或者大迸發式的經濟體量。對中國的制造業企業而言,數字化需要解決其核心問題:優化產能,降低能耗,減少排放。

  中國聯合水泥是個很好的樣本。2018年全國水泥產能31億噸,而正常消費量不超過17億噸,行業產能嚴重過剩。加上同質化能耗環保壓力,可以說到了一個必須轉型的關口。公司與施耐德電氣聯合進行了智能工廠試點,在成本不變的情況下,產品穩定性得到極大提升;同時能耗基本上比傳統功能的產品低了10公斤標煤,電耗基本節約了20%;勞動生產大幅度提高,傳統產線基本上350人作業,現在只要97人;環保指標得到了極大的改善,低了25公斤二氧化碳的排放。中國聯合水泥總經理助理王克東介紹,中國聯合水泥的轉型成果得益于前期的頂層規劃,正因為有明確的目標,不但效果明顯,成本控制和回收也做得很好。他還透露,中國聯合水泥目前正將數字化經驗用于原有產線的提升。

  數據顯示,中國84.9%的制造企業存在不同程度的轉型升級需求。水泥行業在現階段中國企業數字化轉型中具有一定代表性。但不同行業不同規模的企業業務側重不同,經驗難以照搬。目前普遍認為,中國對標德國工業4.0,最好的企業最好的水平也是在展望4.0階段,即3.0水平,還有大量行業尚在要補1.02.0的課的階段。單志廣認為,對廣大企業來說,數字化轉型有三個核心挑戰:一是場景繁多,不存在通用方案;二是數據處理能力挑戰;三是系統復雜性挑戰。其中中小企業轉型尤為困難:數字化與企業核心業務戰略難以精準匹配,變成為了數字化而數字化。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部調研員、研究員李燕認為,這是當前數字化的最大誤區,反觀一些做比較好的企業,數字化轉型都與產品創新戰略和商業模式創新戰略很好結合。比如紡織服裝類企業,通過大數據、工業互聯網平臺實現用戶數據的采集,能夠通過個性化定制來提高自身產品的客戶體驗和個性化,來提高自身產品的附加值。

  她認為,根據目前成功企業的探索,可以總結出三個方向:首先推動生產制造過程的智能自動化;第二是依托工業互聯網的平臺化來實現產用結合,供需靈活,彈性對接,高效率整合第三,制造和服務的深度融合,帶來商業模式的創新和變革,使制造業能夠有能力向價格鏈延伸和拓展。

  技術融入場景  

  無論哪種方向,數字化的前提是技術選擇和使用。但技術無法離開場景憑空作用。試想一下,如果把整個制造業的數字化比作一個家庭的數字化,智能門鎖是為了安全,智能電視是為了娛樂,感應燈節能,智能空調則是舒適。如果不考慮需求,盲目購置設備,結果家庭成為了技術試驗場,投入浪費,也無法滿足正常生活需求。

  5G時代將至,數據傳輸能力的提高,將使得技術和應用場景之間的互相推動更加頻密。但問題出現了,首先,新技術能否直接用于企業數字化轉型?作為服務中國企業三十年,深諳行業特點,并在能效管理和數字化領域擁有豐富經驗的施耐德電氣,對此的看法具有代表性和參考價值。

  施耐德電氣全球執行副總裁、中國區總裁尹正近年來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表示,數字化要結合實踐,找準客戶需求點,用數字化手段提升,先醫后藥。

  在施耐德電氣創新峰會上,施耐德電氣高級副總裁、工業自動化業務中國區負責人龐邢健認為,所有前沿技術都必須和具體的應用場景關聯,技術的使用才能自然而然。近年來施耐德電氣推出的基于物聯網的EcoStruxure架構與平臺,包含了“互聯互通的產品”、“邊緣控制”、“應用、分析與服務”三個層級。能夠將ITOT技術快速融合。

  目前,有約50萬個安裝了EcoStruxure的項目現場。超過2萬的開發者、65萬服務提供商和合作伙伴一同運作。

  施耐德電氣本身就是制造企業,數字化的效果很大程度上能夠為其觀點提供佐證。施耐德電氣武漢工廠已經進入到全球最領先的數字化轉型前列當中,獲得了達沃斯論壇燈塔工廠的評價,收益包括更靈活的生產范式,包括更低的制造總成本,還有更及時滿足客戶和市場的需求,更穩定的質量。

  企業數字化轉型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系統性和可持續性,OECD(經合組織)做過名為數字紅利生產率提升的報告顯示,從2010年到2016年歐洲樣本企業做調查證明,通過數字化應用確實提高了企業的生產力,平均0.91.45個百分點。但只有少部分繼續進行創新性業務投資,和自身組織管理變革的企業,實現了更大方面的提升,實現轉型。

  李燕認為,現階段數字化降本提質增效是補短板,接下來面向綜合集成的應用,更高的階段是實現企業自身的轉型,要和產品創新、業務創新結合起來。所以數字化轉型是需要科學謀劃穩步實施的。

  轉型 可見的收益

  對于任何企業來說,數字化轉型需要看到收益。施耐德電氣今年發布的《2019年全球數字化轉型收益報告》基于對過去5年中,通過能效管理和自動化數字轉型獲取切實、可量化的商業收益的230位客戶的研究,總結了三大創造價值的領域:資本支出;運營支出;可持續性、速度和性能。

  研究表明,工程流程的數字化可以為企業節約平均35%的資本支出(CapEx)和時間優化,新系統和資產的調試成本平均也可降低29%;企業和機構可節約平均24%的能耗。在工業應用領域,從物聯網追蹤到自動化生產線,整個價值鏈的能效管理和自動化,能使生產率提升50%

  這份報告中不乏中國聯通、寶鋼等中國企業。對于它們而言,數字化轉型的收益實實在在。而面對中國制造業復雜多樣的企業需求,單志廣總結,數字化轉型仍需漸進,但對中國制造業的影響可能是脫胎換骨的。這一切的前提是企業可以找到符合自身實際的轉型的路徑。

編輯 : 王大慶
Copyright ? China Industry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18842號-2 中國工業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98765123.jpg X
微信94x94.jpg 微信二維碼 X
微博94x94.jpg 新浪微博 X
頂部
2011年福彩中奖号码